您现在的位置:
农博行业首页> 特养> 市场动态

养野猪 先亏后赚一百万

http://www.aweb.com.cn
2008年12月09日 08:29 农博网

  [内容速览]云南省昆明市富民县的袁彪大学毕业后搞起了养殖,但一直运气不太好,是养啥赔啥。就在我们的记者前去采访的时候,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了。

  2007年的国庆假期还没过完,云南省昆明市富民县的这家野猪养殖场里就有人急着赶来买野猪了。

  记者:“这猪怎么卖的?”

  袁彪的顾客 王天福:“这个7000元。”

  记者:“7000元。”

  袁彪的顾客 王天福:“7000元,已经定了两个多月了,因为他这里比较缺货。”

  他叫袁彪,是这家野猪养殖场的场长。尽管一头怀孕的野猪卖到7000元钱的高价,但要想在他这里买到野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即便是同袁彪有着不错交情的王天福,至少也要提前2个月预订才行。

  就在王天福装好预定的三头野猪后,却不愿离开。他偷偷地把袁彪拉到一边人少的地方商量起来。

  袁彪的顾客 王天福:“你还是卖给我吧。”

  袁彪:“不能给,不能给,坚决不能给。”

  袁彪的顾客 王天福:“我开始就买过。”

  记者感到有些好奇,找袁彪了解真相。

  记者:“那个人刚刚找您干吗?”

  袁彪:“要买一头种公猪,要买一头种公猪,我舍不得卖的。”

  记者:“为什么呢?”

  袁彪:“要自己做种,自己做种的。”

 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,袁彪一直舍不得卖的这头大公猪却在记者采访的第二天发生了意外。

  在袁彪的养殖场旁边有一个植被丰富的小盆地,今天 ,袁彪像往常一样把喂得半成饱的野猪赶到盆地里去溜达。

  袁彪:“他在山上吃一些野草、吃一些药材之类的。无形中就把它吃了,吃了它身体抵抗力很强的。”

  不仅如此,这样还能锻炼野猪的身体。谁知二十分钟后,灾难却悄然而至。

  记者:“怎么了,这个?”

  袁彪:“这是意外,这属于意外。”

  记者:“它怎么了?”

  袁彪:“它掉到水塘里面。”

  记者:“这是最贵的猪?”

  袁彪:“对。”

  袁彪:“这个猪对我是很有感情的,因为它是一个种猪,很小的时候,从浙江买来的,那么大从浙江买来的,养了两年了,现在是我最好的种猪。”

  记者:“有人跟你买,你卖吗?”

  袁彪:“很多多人来跟我买,不卖了,一万八了。”

  突然发生的意外,让袁彪心里很难受。但是,比起养野猪路上吃的亏已算不上什么了。正是这样一次次的吃亏,才让他三年内创造了百万财富。

  1996年,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的袁彪,因为家境窘迫,放弃自己的专业,从事起了养殖业。但是,由于缺乏养殖经验却是养啥赔啥。2003年的时候,袁彪养殖鸵鸟,因为经济困难,鸵鸟养得又瘦又小,濒临破产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从媒体上了解到以吃青饲料为主的野猪饲养成本很低。仔细琢磨后,他发现一只鸵鸟一天所吃食物的成本可以够一头野猪吃上五天。这让已经负债12万元的他当机立断,一万元贱卖了近20只鸵鸟,加上七拼八凑的共18000元,好说歹说,从武汉买来了三头小野猪。

  袁彪:“这个地方就是当时我从武汉进三只小猪来,就养在这个地方了,这个里面养了一只小公猪,这里面养了两只小母猪。”

  袁彪每天都背着竹筐走好几里的上路去割猪草。六个月的悉心照顾,两只母猪终于开始发情了,原本以为怀孕生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却出现了一件怪事。

  袁彪:“这个母猪反而来跳小公猪,公猪不会跳母猪,不来进行配种那个时候特别的着急、特别的失落。”

  倾其所有的袁彪,此时不可能再花近万元去外地引进种猪了 ,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在当地找一头种猪。多方打听后,他终于在距富民县500多公里处的楚雄州哀牢山自然保护区内找到了种源,袁彪立即向朋友借了3000元钱,租车拉着野猪找到了当时接待他的谢洪武。

 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职工 谢洪武:“我看他像可怜的样子,我也就同情他,就是我把他领去的话,把他的野猪跟我们的关在一起。”

  袁彪:“当时没有普去,不知道它怀没怀人家说天不绝无路之人吗,还可以,后来过了115天的时候,这个第一头母猪产下了7只小崽。”

  有着松鼠般漂亮花纹的小猪崽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观看,其中,一个从澄江来的朋友让袁彪头一次尝到了养野猪带来的甜头。

  王平:“因为野猪这个行业,在我们家原来是没有的,我就有一种想法,就是说,把这种野猪这个行业,能不能引进到我的家乡,我当时是3000元钱买了两头小猪崽回去。”

  一头养到出栏的家猪卖不到1000元,而两只10公斤左右的小野猪却卖了3000元。此时的袁彪更加坚定了自己当初的选择。紧接着,他又去浙江引进了一头种公猪,第一次买猪吃的亏让袁彪这次多了个心眼。

  袁彪:“去了那儿相当谨慎,跟他们相当观察,和他们说很多的好话,连开玩笑带说的,如果你们的公猪再配不成种,我就没有办法,我只能拉来还你们了。”

  打这以后,袁彪的野猪顺利地繁殖了好几胎,家中的小院已经容不下日渐增多的野猪了

  袁彪:“因为在下面比较窄,只有200多平方米,慢慢的多了以后,下面就不能养了,就租用了这么一大片山,总共有500多亩。”

  铁了心要把野猪养殖干出个模样来的袁彪,一门心思全扑在了猪场的扩建上。为了节约时间和成本,袁彪的吃住都在这两所简陋的土坯房里解决,直到现在,如果遇到母猪生崽,他依然会在这里守候。

  然而在县城的家里,照顾三岁孩子的重担就全部落在了妻子一个人的肩上。每当妻子生病的时候,望着不懂事的孩子,她更需要丈夫的照顾,这常常让她心里很委屈。

  袁彪的妻子 陈静梅:“有时候病着,就想着能不能第二天能够见到这个孩子。”

  让妻子欣慰的是,袁彪顶着家庭和经济上的双重压力,在2005年12月让所有的野猪都住进了扩建好的新猪舍。

  袁彪“这个山上,虽然看的不起眼,但是它这些青饲料比较多,而且这些东西,野猪吃了以后呢,降低了饲养的成本,它在山上吃一些野草、药材,吃了以后身体很好的。”

  眼看着野猪一天比一天壮实,袁彪却皱起了眉头 ,因为养野猪至今他已欠下了十多万的债,而现在好不容易等到野猪可以出栏了却无人问津,销路到底在哪?

  2005年以前,昆明养殖野猪的人很少,很多人对野猪都不了解。袁彪为了扩大野猪市场,请大家来免费品尝野猪肉。没想到这个赔本赚吆喝的办法却给他带来了意外的收获。

  袁彪:“有一次,请了一顿饭他们就给我定了十万块钱的猪。”

  来买野猪的这个人就是徐孟彪,他是当地一家大酒店的老板。2006年初,朋友带他来袁彪这里尝道新鲜菜。

  袁彪的顾客 徐孟彪:“吃了以后我觉得这个野猪肉非常好吃,在一个星期之内,我就一次性跟他进了10万元钱的猪。”

  一次有十万块钱的收入对于当时的袁彪来说可不是笔小数目,这让他还清了大部分的债务。可袁彪却说他亏了。

  袁彪:“肯定亏了,亏了两万多块钱,因为我卖给他的价格就是很合理的。”

  最初袁彪想以十二万元卖给徐孟彪,可最终十万元就成交了。但也正是因为这次买卖,身为酒店老板的徐孟彪又给袁彪介绍了很多客户,野猪市场在当地慢慢打开了。

  可毕竟当地的市场是有限的,这样的销路并不稳定,在生意上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的袁彪还是不甘心,正盘算着该怎么打破这个局面时,一个叫翟新光的人给他提了个建议。

  山庄老板 翟新光:“浪篱箐这里离县城近,交通比较好、景色也比较好,见一个农家乐,产供销一体的这种情况,解决销路的问题。”

  曾经做过山庄生意的翟新光是袁彪的一位老朋友,生活上、生意上遇到了问题袁彪总爱跟他商量商量。

  袁彪:“我当时想,这个办法很好呀,自己搞一个农家乐一来可以请买野猪的人就可以请他们尝,有一些看野猪的就可以请他们尝,尝了以后如果好吃了,他们肯定就买了,也解决了这个销路问题。”

  养殖场距昆明市仅32公里,2006年9月,看到希望的袁彪,开始边卖野猪

  袁彪:“野猪吧,就是比较稀少的,特别是农家乐有野猪肉卖,是没有的。所以我对这个东西当时是有信心的。”

  2007年5月,农家乐终于建成了,可这让原本觉着再也不用愁销路的袁彪顿时傻了眼。

  袁彪:“盖起来后,开始的两个月生意不好。很冷淡,很冷淡。”

  望着门可罗雀的农家乐,心急如焚的袁彪只有再次做起了亏本的买卖,请了很多朋友来玩,以带动人气。

  袁彪:“那个时候特着急,将近一个月亏1万多呀。”

  即便有些大方的客人吃过饭后硬要塞钱给袁彪,他也打肿脸充胖子,不要。

  袁彪:“朋友来付钱的时候,看着明明自己没有钱了,自己很紧张,很需要这笔钱,但是不能收这笔钱,表面又要装做特别高兴,但是心里是特别难受的,特别想把这个钱拿来自己兜里面,拿来自己转化一下。”

  袁彪这样做,让来农家乐帮忙的妻子很不理解。

  袁彪的妻子 陈静梅:“这个本来就要发工资,小工的工资还欠着人家。”

  而袁彪却有自己的想法,经常这样安慰妻子。

  袁彪:“现在你给人家一点实惠的,人家回去会跟他们的朋友,亲戚一说,那个人做人可以,味道也好,经常请我们吃饭,我们要去哪儿吃饭了,去照顾一下他的生意。”

  就这样,靠朋友的宣传,几个月后这个以吃野猪肉为特色的农家乐,生意总算有了转机。

  农家乐离昆明市区比较近,交通便利,怎样才能吸引更多的昆明顾客,这让袁彪又下了一番功夫。细心的袁彪发现这些从都市里来的人对于野猪既陌生又好奇,总是跟他要求看一眼活的野猪,瞄准了这样一个心理,他决定让顾客来参观他每天的工作之一——赶猪。

  记者:“好玩吗?”

  游客:“好玩。”

  记者:“让你去跟它亲近你敢吗?”

  游客:“不敢。”

  白天大家看野猪的兴奋劲还没过,夜幕降临时,袁彪又想出一个点子——烤野猪肉篝火晚会。像这样的节目,每逢周末人多时,就会组织一次。

  记者:“你从哪里来? ”

  游客:“哈尔滨。”

  记者:“你来做什么? ”

  游客:“看看他这个山庄,吃野猪肉。”

  记者:“从哪里来? ”

  游客:“昆明,朋友告诉朋友,我们就一起来玩。”

  篝火晚会一晚上的成本要花三百元,来这吃饭的顾客都可以免费参加,吃烤野猪肉。

  袁彪:“现在我每个月盈利了,因为来我农家乐吃饭的人特别多,所以现在不存在不亏了,现在每个月盈利一万多了。”

  现在袁彪的农家乐两三天就需要消耗一头野猪,农家乐生意的火爆直接解决了野猪的销路问题。

  吃亏是福,用在袁彪的身上真是再贴切不过了。捧着这本先亏后赚的生意经,袁彪又在捉摸着发展农户,把野猪养殖搞得更大。

(文章来源:致富经,作者:农博网)

[农博网声明]: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农博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农博猪价

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
生猪 889.15 15.4 +0.0%
玉米 841.57 1870.15 +0.0%
猪粮比 -- 8.23:1 0.0%